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梦魔的故事
梦魔的故事
男人坐在自己的宝座上,整个人都向后靠著椅背,坐姿很是懒散。当然了,懒散的不仅仅是他现在的坐姿而已。

  男人有著一头乌黑的长发却时常不去梳理,使得本来顺畅的头发看起来有些糟蹋,可是发色却丝毫不变。长长的刘海挡住了男人那双半闭著的眼睛。他已经呆呆望着前方有一段时间了。

  虽然男人的样子有些邋遢,可是他那高挺的鼻子与鼻子下方那一张薄薄翘起的嘴角却不得不使人承认——这人是一个美男子。

  没错,这个男人的样貌可以使任何女性都为之倾倒,甘愿献上自己的身体。

  如果男人能够更加注意一点自己的仪表的话,那么就更加使人无可挑剔了。

  可是,男人不需要他人的赞同。因为男人认为能够赞同男人的只有男人自己而已。

  *「嗯~嘶溜~唔~唔~嗯~嘶溜~唔咻~唔……」这时,男人的目光被一些声响给拉了回来。接著,男人感觉到有一条十分柔软的东西正在舔舐他的性器。

  男人没有做什么大动作,只是单纯的将左手手肘抵在椅臂上,然后用手掌撑著头。男人的头微微低下,看着那正在自己双腿之间为自己服务的家伙。

  是一只梦魔,对方正跪在地上,小心的用双手捧著男人的性器,并且抬著头闭着眼睛小心翼翼的伸著舌头舔舐著它。

  「噗滋~噗啾~~嘶溜嘶溜~~」

  梦魔小心的舔舐著男人的性器,并时不时的将性器的吞入口中,可惜这只梦魔的嘴巴实在是太小,根本就装不下男人的巨物。无奈,梦魔只好先将含在口中的前部分舔舐干净,然后在去清理其它地方。

  男人看着自己身下的那只梦魔,表情没有丝毫改变,所以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感到舒服还是怎么。

  当梦魔舔完一周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她这才发现刚才还「遥望」远方的男人现在竟然正在注视著自己。

  意识到自己竟然冒昧的直视著男人后,梦魔便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多做什么。

  虽然梦魔的低了下去,可是双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依旧在不停的为男人的性器做着「按摩」。

  过了会,梦魔发现男人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便小心的抬起了头,偷偷看了男人一眼。梦魔发现男人又继续的去「遥望」远方后,便再次的抬起了头为男人的性器做「按摩」了。

  男人歪著头,看着远处的景色,看着著许久不变的景色,心中渐渐冒出了一丝不快。

  接著男人再次将目光移向了自己双腿之间的那只梦魔,他看到梦魔又开始为他进行服务了。

  所实话,男人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快感。因为这只梦魔虽然干得十分卖力,可是技术却有待提高。就这样的舔弄对男人来说真的很难让他感受到快感。

  叹了口气,男人这时终于开口说话了。

  「下去吧。」

  男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句话而已。可是就凭这一句话,那只梦魔便已经无法反抗了。

  梦魔慢慢的将吞在口中的巨物送出,然后又用自己的小舌将残留在上面的唾液清理干净,最后再依依不舍的将其放回男人的裤子里。

  当完成了收尾工作后,梦魔站了起来朝著男人微微的欠了欠身,接著便转过身离开了。

  梦魔走在阶梯上。她先前上来的时候还充满著喜悦和激动,可是下来时却只剩下寂寞。

  过了数分钟,梦魔总算是从阶梯上走了下来。现在,她又再一次的踏在了这一片土地之上。

  耳边回响著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叫喊声,而且还时不时的掺杂著一两声高潮时愉悦的尖叫。可是,梦魔现在却没有心情与关注这些事情。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好好的找一个无人之处大哭一场。

  梦魔低著头,笔直向前走去。

  「咚~!」

  因为不专心看着路的原因,梦魔一头撞在了墙上。

  可能是因为被撞得太痛的关系吧,梦魔用双手捂著额头,眼眶里也已经开始有泪水在打转了。

  「怎么会撞到的呢?我记得这条路是直线啊?」怀著疑问的心情,梦魔抬起了头。

  当梦魔抬起头看了一眼后她才发现,她撞的并不是墙壁而是一个人。

  这个人身长约五米,可是全身都套在一件长袍中,而且兜帽里也是漆黑一片。

  当梦魔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撞人了之后,便很快的低下头,小声的说道:

  「对不起,我走路不应该不看前面的。撞到你真的很抱歉。」「呵呵。」这个人笑了笑,笑声很沉厚,而且很悠长。笑完之后,这个人慢慢的蹲了下来,然后将右手伸向身前的梦魔。

  当梦魔发现对方想要抓住自己后便立刻选择躲开。可是当梦魔想要躲开时却发现,她自己周围的空间竟然发生了不正常的扭曲,现在她就象是被装在了一个笼子里一样。

  结果很明显,梦魔被对方毫不费力的抓住了。对方将梦魔抓在手中后便站了起来。

  这个人抓著梦魔,将她放到与自己同高的位置。

  这时,梦魔看见,兜帽中有一双眼睛正在打量著她。这种打量使得梦魔感觉自己的身体很是不适,可是却有无法反抗对方。

  过了会,这个人开口了,他说道:「欲求不满吗?呵呵呵呵。」一听到这个人这么说自己,梦魔也不由的低下了头,羞得不敢见人。

  接著,这个人抬起头,望向坐在大地中间阶梯的宝座上的男人,说道:「怎么了?好像这个小家伙没有满足呢,是你的功夫退步了吗?」很快的,男人的声音便从数百米外传了过来。

  「单纯只是因为她的技术太差了,根本无法使我产生快感而已。」听了男人的话,梦魔低著头小声的哭了起来。

  看着流泪的梦魔,抓著她的人心痛的说道:「哟哟哟,真是可怜的小家伙啊。

  可惜坐在那里的那个家伙不要你。「

  「其实呢,仔细看看你这小家伙,真是意外的细皮嫩肉呢。」咕噜一声咽口水的声音响起,然后这个人笑著说道:「既然那家伙不要你,那么我要你吧,我一定会好好把你吃掉的。」当梦魔一听到对方这话之后不由一惊,然后便开始奋力的抵抗,想要逃出对方的手掌。

  可是对方的力量其是她一个小梦魔能够对抗的?对方只是轻轻的抓住她就使她一切的努力都化为泡影了。

  「撕拉」一声,这个人的长袍前方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可是刚才谁也没有碰过的长袍怎么会凭白无故的坏掉呢?

  没等梦魔思考完,立刻就出现了一件让她魂飞魄散的事情。

  这个人的长袍中竟然横著伸出了两排三角形的利齿,利齿慢慢出长袍的那道口子中钻出,并将其撑大。

  本来只有数厘米的利齿竟然在慢慢变长变粗,最后生长到了每一根足有梦魔胳膊这样。利齿不仅粗长,而且上面还沾满著绿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滴落在地上,然后周围一圈立刻被腐蚀的一干二净。

  看到这些,梦魔不由吓得睁大眼睛,然后双手捂著脸大哭起来。

  「哈哈哈,不要怕。被我吃掉后绝对不会有太多的痛苦。三秒,我保证只有三秒,之后你就什么都不会感觉到了。」说完,这人便用手将梦魔往伸出的那两排利齿中间送去。

  「哇啊~!!」梦魔大声哭喊著,因为她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周围的梦魔们也都躲得远远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人是谁,也同样知道自己是绝对救不了那位可怜的同胞的。

  梦魔已经被放在两排利齿之间了,而两排利齿也开始慢慢的并拢。看眼梦魔就要被吃掉时,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是一个响指的声音。

  当这个声音响起后,那位穿著长袍的人便很是不满的说道:「既然你不要了,那么给我又有什么关系?真是扫兴的家伙。」这时,坐在宝座上的男人,正用手勾著刚才那只差点被吃掉的梦魔。

  男人将梦魔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用手隔著梦魔的衣服揉捏著她的胸部。

  刚才还认为自己已经要死掉的梦魔发现她不仅没有死掉,反而还被男人揉著胸部,不由愣了一下。

  虽然头脑有些发愣,但这并不是说梦魔讨厌被男人做这种事情。恰恰相反,梦魔其实是因为这种恐惧之后的幸福感起落太大让她一下子难以接受而已。

  感受著男人的手掌在自己的胸部上游移著,梦魔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她不敢真正的去放松,去享受,因为这对她来说是不可能的,是禁忌。

  就算是被男人拉到了怀里,梦魔也不敢真的将身体靠在男人的身上,不敢将脸贴在男人的胸口。她只能尽量的与其保持距离,即不能退又不敢进。

  一边揉捏着手中的乳房,男人一边开口说道:「如果你来我这是想要发泄一下性欲,那么这里的随便你挑。可如果你是存心来我这里捣乱的,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贝露赛布布。」听了男人的话,这位叫贝露赛布布的人大笑了起来。

  面对贝露赛布布的笑,男人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看着而已。

  当对方笑完之后,便开口说道:「阿斯蒙蒂斯,你还真是不会觉得无聊啊。」「什么意思?」贝露赛布布抬起头,隔著数千米的距离,对阿斯蒙蒂斯说:「我想你也已经有些感觉了吧。如今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虽然这是事实,可这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无法改变?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改变?」贝露赛布布问。

  在回答对方的问题前,阿斯蒙蒂斯看了一眼这片土地上的梦魔们,然后又看了一眼正躺在自己怀里的梦魔。他发现这只梦魔显然还没有真正的放松下来,但对此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改变?」阿斯蒙蒂斯总算是回话了。

  「如何改变?要知道,你我身为『罪』的化身,如果不让犯『罪』的话那可是一件比剥夺存在权利还要可怕的事情啊。」贝露赛布布点了点头,兜帽也随之动了动。他很同意阿斯蒙蒂斯的观点,因为他自己也同样害怕。

  「我并没有打算让你以那种危险的方式去改变。」虽然害怕,但是贝露赛布布不得不说阿斯蒙蒂斯将他的意思曲解了。

  「我的意思是……」

  「等一下。」阿斯蒙蒂斯打断了他的话,然后说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吧。」贝露赛布布耸了耸肩,说道:「随便。」阿斯蒙蒂斯停下了那只不停揉捏的手,然后用双手轻轻的将怀里的这只梦魔抱了起来。

  发现胸部的手离开后,梦魔的心中有一丝寂寞与不舍,接著她被抱起来后又感觉十分紧张。

  阿斯蒙蒂斯将梦魔慢慢的放在宝座旁,然后看着她的眼睛,微笑著说道:

  「在这里等我。」

  梦魔偷偷的看了一眼男人的眼睛,那是一双拥有著美丽橙色的眼睛。

  可是,当她看到那双眼睛的一瞬间,梦魔突然感觉自己全身突然变得好热。

  梦魔明白,她的身体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发情的状态了。虽然明白现在的状态,可是为什么……现在梦魔只想满足一下自己肉体的欲望。可虽然想要好好的满足自己肉体的欲望,但她现在却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梦魔拼命的忍耐著,因为她不希望自己的那个样子被男人看见。

  看着正在努力忍耐欲望的梦魔,阿斯蒙蒂斯又笑著问了一遍:「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好吗?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梦魔点了点头,最后总算是从口中吐出一个「恩。」可是当她说完话后,便立刻叫住了嘴唇,并且脸色变得通红。

  阿斯蒙蒂斯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走下了阶梯。

  很快,阿斯蒙蒂斯就来到了贝露赛布布的面前。阿斯蒙蒂斯的体型在贝露赛布布面前简直就是小孩子,但这也只能说明贝露赛布布太魁梧了而已。

  「走吧。」

  「恩。」

  第二章梦魔的名字

  淫欲殿外走出淫欲殿后,阿斯蒙蒂斯和贝露赛布布便开始向远处的无人之地走去。

  贝露赛布布走在阿斯蒙蒂斯的身旁,他看着阿斯蒙蒂斯的眼睛,叹道:「真是羡慕你啊,如果我也能有一双魔眼就好了。」「魔眼?你要这个有什么用?难道你想把我的『无限暗示』用在那些死物上吗?」阿斯蒙蒂斯毫不留情的嘲笑著他。

  「其实也可以在它们活著的时候用啊。比如我在杀它们之前先暗示它们说『放松,不要紧张』之类的?」「这些废话就省省吧。」见附近没人,阿斯蒙蒂斯随意的靠在了一块岩壁旁,然后向身边的贝露赛布布问道:「说吧,你想怎么做?」「很简单。既然认为地狱变得单调了,那么为什么不离开地狱呢?」本来还对贝露赛布布有所期待的阿斯蒙蒂斯。当自己听到对方竟然说出这种话后,立刻大怒,骂道:「你这家伙还算是地狱七君主之一吗?竟然说出这种话!」「就算我们在地狱的生活日复一日充满了乏味,但那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们更不能离开地狱!原因不单单是我们的名号,更因为阿波菲斯大人!」听完了阿斯蒙蒂斯的话后,贝露赛布布也很生气,他沉著嗓音问:「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既然对这日复一日的生活感到了乏味,那么为什么不试著改变,从而使得这机械化一般的生活发生一些转变呢?」阿斯蒙蒂斯听了他这话,好像的确听出了些什么,便催促道:「继续说。」「改变的方法很简单,就拿我来说吧。如果认为每天的东西吃腻了,那么我可以用三种方法进行改变。选择其它食物、烹制方法和怎么吃。只要改了其中一项,那么便可以获得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乐趣。」听到这,阿斯蒙蒂斯好像领悟到什么似的睁大双眼,然后低声的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在此我为我刚才的言行向你道歉。」贝露赛布布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歉什么的都不必了。」「贝露,你的方法真的不错。既然你都想出了一个那么好的方法了,那么能不能麻烦你再想一个可以用在我身上的计划呢?」贝露赛布布笑了笑,说:「我早就已经想好了。」「哦~」阿斯蒙蒂斯很惊讶的问:「想好了?」贝露赛布布点了点头。

  「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的。」

  「什么计划?告诉我听听。」既然知道已经有计划了阿斯蒙蒂斯立刻便向他打听。

  贝露赛布布走到阿斯蒙蒂斯身边,然后俯下身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既然地狱你玩腻了,那么为什么不……」阿斯蒙蒂斯什么话也没说,直到贝露赛布布将所有的计划和方案告诉了他。

  当他听完对方的话后,立刻变仰头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贝露,没想到你这个整天只知道吃吃吃的家伙竟然能够想到如此美妙的事情。」贝露赛布布直起腰,不高兴的嗔道:「什么叫『整天只知道吃吃吃』啊。要是这么说的话你也不是就知道整天泡在女梦魔里?」「呵呵呵。」阿斯蒙蒂斯笑了笑,也不和他争什么。

  当阿斯蒙蒂斯笑完后,他问道:「说吧,你的代价是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无聊到特意为我想出怎么好的好事之后却没有代价吧。」「当然不会。阿斯,我要****。当然,如果计划顺利的话,这个东西只不过是早晚而已。」当阿斯蒙蒂斯听到了对方的要求后,一口便答应了。

  「好,如果计划真的想你所说的那么完美,这点副产品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在乎。」「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恩。」阿斯蒙蒂斯点了点头。

  见对方点头了,贝露赛布布缓了口气。接著他说道:「好,既然事情结束了,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见贝露赛布布要走,阿斯蒙蒂斯笑道:「不来淫欲殿坐会?」「呵呵,那些梦魔还是留著你自己慢慢享用吧。」说完,贝露赛布布一转身,接著一团黑色的火焰便从他的脚底烧了起来。火焰一下子便窜了上去,没花几秒就把贝露赛布布「烧」光了。

  既然贝露赛布布已经走了,那么阿斯蒙蒂斯也不想多呆在这了。接著他也一转身,同样从他的脚底燃起了一团黑色的火焰。黑色火焰很快也将他「烧」光了。

  *淫欲殿一转眼,阿斯蒙蒂斯便返回了淫欲殿。

  走在前往宝座的路上,阿斯蒙蒂斯慢慢欣赏著身边的风景。数千只梦魔成双成对,一同在这片大地上寻求著愉悦。

  因为梦魔是双性恶魔,所以阿斯蒙蒂斯不需要为配对而烦恼。而且他也是采取绝对放任的态度,想要做就去找人做,想要获得男精就去凡间找男人。

  听著周围那此起彼伏的叫喊声,阿斯蒙蒂斯的心情很不错。

  梦魔们见阿斯蒙蒂斯回来了,便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搔首弄姿,希望能够吸引到他的注意。虽然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表现自己可是却每一个人敢上前的,因为她们都害怕阿斯蒙蒂斯会生气。

  不去在意周围的情况,阿斯蒙蒂斯面带笑容的走上了阶梯。

  见阿斯蒙蒂斯走了,梦魔们都感觉很是泄气,接著她们便再次将心放在与他人的交合上。

  阿斯蒙蒂斯慢慢的走在阶梯上,然后他抬起头,用鼻子闻了闻。一股甘甜美妙的芳香钻进了他的鼻子,竟然使他有些陶醉。

  阿斯蒙蒂斯苦笑一声,说道:「这个小家伙……」走到宝座前,阿斯蒙蒂斯发现刚才那只被他丢在这里的梦魔现在正趴在地上。

  此时,梦魔上身的唯一的一件黑色无袖紧身衣已经被她自己解开了,左手正放在自己的右胸上轻轻的揉捏著,并且还时不时的轻捏几下粉色的乳头。

  梦魔趴在地上,额头顶著地面,臀部正高高的抬起。而她的另一只手则伸到了自己的双腿之间,两根手指不停的爱抚著那片花园。

  「唔~嗯~唔嗯……」

  梦魔可能是不想发出太大的声音吧,所以她咬著下唇努力控制著自己。

  想必是太投入了吧,就连阿斯蒙蒂斯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梦魔也丝毫没有察觉到。

  阿斯蒙蒂斯倒也不急,他将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笑看着面前的这只小梦魔。

  渐渐地,梦魔双手的动作开始由慢变快,最后左手则是不停的捏著乳头而右手则使用中指不停的摩擦著阴蒂。

  慢慢的,梦魔的双腿开始紧紧的夹著自己的右手,可是右手手指的摩擦速度却越来越快。梦魔将左手枕在自己的额头下面,接著她低下的头渐渐抬高。突然!

  梦魔的双眼睁得很大,并且眼眶中含满春水。只听她咬著下唇发出一阵叫喊:

  「唔~唔~呜呜呜!!!」

  只见梦魔的双腿立刻喷出了一股股的阴精,一下子就将她的右手打湿了。

  就这样,梦魔在这声痛苦和愉悦并存的叫喊声中达到了高潮。

  阿斯蒙蒂斯用鼻子闻了闻,依旧是那种令人陶醉的甘甜芳香。他蹲了下来,却发现梦魔的下身附近竟然湿了一大片,半透明的淫水正流淌在这一小块土地上,然后又顺著阶梯流了下去。

  看着正趴在地上喘息不停的梦魔,阿斯蒙蒂斯心想:是不是有点过火了?没有高潮十几次的话估计是达不到这个量的吧。

  此时,梦魔终于发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阿斯蒙蒂斯了。接著,梦魔慢慢的转过头,望着他,轻声的喊:「主人……」听对方这么叫他,阿斯蒙蒂斯感觉有些奇怪。

  主人?也罢,这个称呼其实也不错的。

  「主人……」梦魔一边轻声叫著阿斯蒙蒂斯,一边慢慢的向他爬来。

  最后,梦魔爬到阿斯蒙蒂斯的身边之后竟然开始低下头舔起了他赤露的脚趾。

  因为阿斯蒙蒂斯时常不穿鞋子,所以脚上都是灰尘。可是梦魔却毫不在意,她伸出自己的小舌,一下一下,轻轻的舔舐著他的大脚趾。

  阿斯蒙蒂斯被这只梦魔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他连忙将她扶起,然后嗔道:

  「笨蛋,很脏的!」

  梦魔抬起头,看着男人,用极其轻微的声音说:「主人,我要……」看着面前的这只梦魔,阿斯蒙蒂斯轻声的笑了笑,然后便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做的很好,我会给你奖励的。」梦魔看着阿斯蒙蒂斯微笑道:「谢谢、主人……」阿斯蒙蒂斯也微笑著看着她,可是当他一看便发现不对劲。现在梦魔的双眼已经暗淡无光,而且连焦点都消失了。

  - 糟糕,已经神智不清了吗?!不赶快解除暗示的话就麻烦了。

  阿斯蒙蒂斯抱著梦魔的头,意外的发现她的长发很柔顺,长发就像丝一样滑过他的指尖落到地上,但可惜他现在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的时间。

  阿斯蒙蒂斯开始慢慢集中精神。当集中精神后,阿斯蒙蒂斯注视著梦魔的眼睛,而梦魔也自然的望着他。

  趁这个机会,阿斯蒙蒂斯轻松的将他施加给梦魔的暗示解除了。当暗示解除后,梦魔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眼神也不在暗淡了。

  当完全恢复后,梦魔眨了眨眼睛,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阿斯蒙蒂斯的怀里。

  但是这还并不是最令她吃惊的。

  虽然被解除了暗示,但是刚才所做的一切却毫无虚假。一想起刚才所做的那些事情,梦魔突然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然后自己赶紧用双手遮住了脸。

  虽然梦魔企图想要双手来遮掩自己的行为,但她却忘记了自己的双手刚才干了些什么。

  因为自慰的原因,梦魔右手的整只手掌都被爱液打湿了。当梦魔发现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终于变得无法忍受而小声啼哭了出来。

  面对突然哭泣的梦魔,阿斯蒙蒂斯感到很不解。他笑著问梦魔:「小家伙,你为什么哭啊?」梦魔看了看阿斯蒙蒂斯,虽然感到很羞耻,但却不敢不回答。

  「我,我竟然在这里、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自慰,最后又在主人面前高潮了……「说著说著,梦魔便又哭了起来。

  听到了对方的回答,阿斯蒙蒂斯感到很新奇。没错,因为他从来没见过会因为自慰而感到羞耻的梦魔。而且那个梦魔不是以在这宝座前自慰为骄傲的?

  看见梦魔那只还沾著爱液的右手,阿斯蒙蒂斯用手轻柔的拿到了面前,然后张开嘴将那根雪白如葱的食指含进嘴里。

  当食指进入口中后,阿斯蒙蒂斯立刻用自己的舌头缠绕住了它,接著开始慢慢细细品尝起来。

  当梦魔发现阿斯蒙蒂斯竟然舔起了自己的手指,并且还是沾著那种液体的手指后,不由开始着急的喊道:「主人,不行,您怎么能舔那个东西呢?很、很脏的。」虽然感到很慌张,可是梦魔却又不敢擅自的将手指抽出来。她感觉到自己的食指被阿斯蒙蒂斯包裹著,并且舌头不停地在上面转著圈,渐渐一股莫名的感觉又从体内升起了。

  阿斯蒙蒂斯一边欣赏著怀里的小梦魔那既害羞又害怕的神情,一边继续转动著他的舌头。

  就这样,阿斯蒙蒂斯慢慢的将梦魔的五根手指全部舔了一遍,最后不仅是手指,就连整只手都被他用他那条细长灵活的舌头游走了一遍。这样一来,梦魔右手上的爱液就全部变成阿斯蒙蒂斯的唾液了。

  见阿斯蒙蒂斯放开了自己的手,梦魔小心翼翼的将右手收了回去。她低著头,看着满是唾液的右手,非但没有感觉恶心反而还、还想去舔舔看。

  就这样,梦魔真的伸出了舌头去舔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可是舔了舔之后她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只有一股淡淡的甜味。

  「这样能感觉出什么呢?」

  梦魔抬起头,看到阿斯蒙蒂斯正在笑著对她说话,这时梦魔才发现自己还躺在他的怀里。那么无疑先前的行为都已经被他看在眼里了。

  想到这,梦魔红著脸把头低下,咬著唇什么话也不说。

  看着她红著脸的样子,阿斯蒙蒂斯在心中说道:这小家伙实在是太可爱了。

  想着想着,阿斯蒙蒂斯便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梦魔的下颚,轻轻的将她的头抬起,然后直接俯下身吻上了她的唇。

  梦魔被阿斯蒙蒂斯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因为、因为接吻这个举动对于阿斯蒙蒂斯来说,那可是比性交庄严数百倍的事情。梦魔虽时常看见阿斯蒙蒂斯与其它女性性交,可是却很少看到他与其它女性接吻。

  当梦魔刚刚被吻住之后,她就感觉到有一条细长滑溜的舌头咕噜一下从她的贝齿间穿过钻入了自己的口中。梦魔呆呆的睁著双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见对方真的是什么都不懂,阿斯蒙蒂斯只好亲自上阵叫她该如何调情。

  阿斯蒙蒂斯慢慢的将自己的舌头变长,再用这个长舌头一圈圈的卷住对方的小舌。阿斯蒙蒂斯的舌头在梦魔的口中咕噜咕噜的转著,并慢慢的喝下她口中的津液。

  梦魔没想到单纯的接吻竟然能有这样美妙的感觉。渐渐的,她也开始试著回应阿斯蒙蒂斯了,只是因为还没有掌握好技巧所以老是咬到他的舌头。

  过了一段时间后,阿斯蒙蒂斯慢慢的把舌头从梦魔的口中抽了回来并变回了原来的长短。

  阿斯蒙蒂斯低头一看,他发现梦魔早已经满脸绯红,而且还不停的喘著气。

  「呵呵。」见到她这呆呆的样子阿斯蒙蒂斯不由轻笑了几声,说道:「笨蛋,接吻的时候可以用鼻子呼气啊。」「主人,我忘记了……」梦魔也低下头傻笑了几声。

  阿斯蒙蒂斯看着梦魔,脸上一直挂著淡淡的微笑。而梦魔有时也会偷偷的瞄上他两眼,可是却一直不敢直视他。

  虽然梦魔害怕他,可是他却没有这个顾及。阿斯蒙蒂斯一下子就将她给抱了起来,接著人坐回到了自己的宝座上。

  见她躲在自己怀里十分不安的神情,阿斯蒙蒂斯觉得十分可爱。于是,他问她:「你,应该是新『出生』的梦魔吧。」梦魔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主人,我是昨天才刚刚出生。」「昨天才出生的?原来如此,难怪技术那么不好呢。」阿斯蒙蒂斯说完后便露出了那种坏坏的笑容。

  梦魔脸一红,轻声细语的说道:「对不起。」

  听了梦魔这话后阿斯蒙蒂斯轻声笑了起来,他说:「不用在意。我可是恶魔,当然不可能和人间的男人相比,想让我有快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其实呢,你才刚成为梦魔就被我选中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梦魔抬起头,小声问道:「主人,一般来说,要过多久才能再被选中?」「不知道。可能是明天,但过个几万年也不一定。」梦魔听了这话后人一下子变得沮丧起来,因为当过了今天之后她很有可能就要等好几万年才有机会再获得一天「服侍」她的主人的机会。

  阿斯蒙蒂斯抱著梦魔,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腿上,自己则用双手从后面抱住她。

  他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上有一股很「香」的味道,而且她的身体也十分柔软。

  阿斯蒙蒂斯用自己的舌头去舔舐梦魔的后颈,并小声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啊?」虽然阿斯蒙蒂斯生为淫欲的恶魔,但是他也不可能将自己底下掌管著的所有梦魔的名字都记住。用他的话说就是:记住这些家伙的名字还不如让我记住她们身体来得容易。

  「……艾琳娜。」久久的,梦魔说出了她的名字。

  【完】